当前位置:百足之虫网搞笑我是团长
我是团长
2022-05-05

一场血战,临时要官,理想不再有?两军对垒,不计生死,只是为功名?硬汉的内心也藏着许多故事……

1941年春,活动在皖南的新四军某部,在一次反“扫荡”战斗中损失惨重。六团团长王猛身负重伤,藏在当地一个老中医家中。数月后,王猛带着当地百十号青年找到了队伍。

当时,部队并未脱离险境,敌人的追兵只有短短一天路程。政委见王猛不仅枪伤好了,还带来百十个精壮的小伙,十分高兴。军情紧急,他直接向王猛下达了命令,命令他为一营营长,立刻率部攻打“老虎口”。

“什么,我当营长?”王猛疑惑地问。

“是这样,”政委解释道,“这几个月部队减员较大,每个团都进行了缩编,现在的一营,就是你们老六团幸存下来的战士。”

“可我……”王猛欲言又止,嘴张了好半天,才憋出一句话,“我是团长啊!”

政委点点头,他理解王猛,这个农家子弟十九岁当兵,作战勇猛,指挥沉着,硬是从普普通通的士兵,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。政委摊开地图,介绍了当前敌情后,说:“你们团现在归队的,加起来还不足四百人,能给一个主力营的编制,已经不错了。”

“可我是团长啊,我想不通!”出人意料,王猛竟一点也不体谅政委的苦心,他一把扯下帽子,赌气地蹲在地上。

“知道你是团长!”政委也急了,大声说,“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啊,等“扫荡”结束,队伍发展起来了,你还可以当你的团长嘛!”说完这话,政委又转念一想:不对呀,王猛是他看着成长的,这家伙虽然性子倔,但不至于不讲道理呀?他追问道:“老实说,你非要当团长,是不是有别的原因?”

“没别的原因,我本来就是团长嘛!”王猛指着屋外百十号人,说,“村里谁都知道这事,你让我……我没脸对人说!”

原来是为了这个。政委松了口气:“这好办,我会亲自向大家解释清楚,这你不用担心。”

王猛恳求道:“你就让我当团长吧,哪怕、哪怕不打仗,去后备团都行啊。”

政委终于发火了,拍着桌子说:“你混账!王猛呀王猛,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!不想上前线,是让敌人打怕了,对不对?告诉你,我们新四军的后备团,照样都是不怕死的英雄好汉,就你这熊样,你连营长也不配当!”

政委话音刚落,就有侦察员进来报告,说敌人正连夜追来,先头部队已经不足百里了!政委瞪着王猛说:“你不是想当团长吗,行!现在是晚上九点,天亮之前给我拿下‘老虎口’,立了功再说!”

王猛走后,政委一阵心痛,王猛才离开部队几个月,一回来就伸手要官,他这是怎么了?政委知道“老虎口”这一仗,王猛已经不是为了革命理想,而只是想官复原职而已。

老虎口,是部队前行必经的一个关口,笔直挺立的两山中,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通过。而此时,已有敌军的一个团把守道口,真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架势。王猛率部摸到山下一看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只见山上两侧全是峭壁,中间唯一的石道,早已被敌人机枪封锁,若要硬攻,只怕拼光了手里这几百人,也无法拿下关口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王猛反复查看地形后,终于拿出了作战方案。他命令两个连从正面佯攻,吸引半山腰的敌人火力。而他亲率一个连,从悬崖下冒险登山,悄悄上到山顶,争取上下合攻,一举拿下关口。

王猛敢这样做,是因为他带来的这批人中,有一对以采药为生的兄弟,攀爬峭壁,引导大家,这对他们来说不算难事。准备停当后,正面佯攻率先打响,一时间枪声大作,喊声震天。敌人最怕夜战,慌乱中,马上调集所有轻重机枪封住山口,打得两边岩石火花四溅。

这边,采药兄弟俩一身黑衣,借着火光和月色,艰难地爬上了山顶。他们放下绳子后,王猛头一个攀着绳结上了山。来到山顶悬崖边,王猛四处一看,心头暗喜,只见山顶的敌人不多,他盘算着,等自己的连队全部上来后,先突然袭击山顶的守军,再往下夹击山腰之敌。

战士们趁着夜色奋力攀爬,可是,刚刚爬上来二十几个人时,一个新兵因为紧张,竟然误开了一枪。这声枪响,顿时把敌人引了过来。敌人惊恐万分,数挺机枪喷着火舌,子弹像雨点一样扫了过来,王猛被压得抬不起头来,悬崖边上的二十几个战士,在火光中几乎无处藏身!

“手榴弹!把手榴弹扔出去!”王猛大声喊道。士兵们听到命令后,几十颗手榴弹一起扔向了敌军,巨响过后硝烟弥漫,烟雾中,王猛跳起来大吼:“全体上刺刀,跟我冲啊!”

这是一次没有号声的冲锋,敌人还没回过神来,王猛就已经杀到了他们面前。近身肉搏中,敌人的机枪发挥不了作用,眨眼间,王猛就捅翻了几个敌人,后面跟上的战士精神大振,无不以一当十,杀得敌人胆战心惊!

山顶很快被控制,王猛乘胜追击,一口气把敌人赶到了山腰。而这时,山下的战士见时机已到,也集中火力开始强攻。敌人在山腰遭到夹击,乱成一团,无心恋战,很快就举手投降了。

战报传来,政委高兴地出来迎接,但他看到的,却是躺在担架上血淋淋的王猛。抬担架的战士告诉他,王营长与敌人肉搏时,身中五刀仍然奋勇杀敌,直到战斗结束才倒下。

政委叫来卫生员,但卫生员却非常为难,因为王猛伤势很重,而部队里现在连最普通的消炎药也没有了!政委一听心急如焚,他的吼声终于惊醒了王猛。王猛抬起头,吃力地说:“政委,我们立功了。”

政委点点头,指着一旁说:“立功了,你们立了大功!看到没有,光重机枪就缴了三挺啊!”

王猛转头看了看,又问:“那我,可以当团长了?”

政委忍住心疼,突然站起来大声宣布:“从现在起,我任命王猛为新一团团长,大家听到没有?”

“听到了!”战士们噙着眼泪回答。

王猛笑了,他惨白的脸上,忽然闪出一丝红晕。他吃力地抬起手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政委。这是一张被鲜血染红的纸,政委看了,顿时浑身一震,这竟是一张“结婚申请书”!刹那间,他全都明白了,王猛为什么一定要当团长。因为部队有规定,战争期间只有团级以上的人,才可以申请结婚。

又一个战士告诉政委,王团长上次突围后,藏在一个老中医家养伤,老人为他采药时不慎跌落山崖。临终前,老人把女儿秀姑许配给了王猛……政委恍然大悟,他高声叫人,让他们马上去接老人的女儿,越快越好!

“不用接了。”这时,一直守在王猛身边的战士突然解下头巾,露出满头长发来。原来,她就是老中医的女儿秀姑!

秀姑显然也刚从战场下来。原来王猛和秀姑情投意合,感情颇深,王猛伤好后,秀姑便追随他来到部队。谁知王猛还没来得及向首长介绍秀姑,就直接变成了营长。秀姑不听王猛的劝,执意化装成战士,要陪伴王猛一起枪林弹雨,就算一起死在战场上,也很幸福。

秀姑没有山里姑娘的羞涩,冲政委鞠了个躬,请求他批准这门亲事。政委自责地说:“你们俩这是抱着必死的心上战场啊!这事怨我!我怎么就没刨根问底呢。要不,等王团长伤好后,你们再……”

“不,我现在就嫁给他!”秀姑接过申请书,沾着纸上的鲜血,二话不说摁了个指印。摁完后,秀姑回头见王猛昏睡着,就俯下身子轻声叫他。但王猛似乎是太累了,他眼睛动了动,却没有睁开。

政委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他抹了一把眼泪,哽咽着说:“我同意了!在场的同志们都可以作证,从今天起,秀姑和王猛正式成为夫妻!”

就在大家沉浸在悲痛中时,远处突然跑来两个人,将一大把草药递到秀姑手里。原来,他们就是采药的兄弟俩!原来战斗结束后,他们顾不得休息,又冒死入山采来了救命的刀伤药!

老虎口一战让王猛名声大震!两个月后他伤愈出院,很快,新一团就扩充到两千人,成了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“猛虎团”,而秀姑则成了“猛虎团”的卫生员。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

百足之虫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